哇,窗口太小啦

请调整浏览器窗口大小或者请使用手机查看!

黑镜 Black Mirror

剧情 · 科幻 · 惊悚
S4
开播:2017-12-29季终:2018-12-28
单季简介

该剧用六个独立的小故事,来讲述人性在科技的发展中,是如何被利用、破坏、或者被重构的故事。


《卡利斯特号》(USS Callister)

娜内特从太空舱里醒来,发现被困在一个“无限轮回”的宇宙冒险游戏里,而这一切都是那个有社交障碍症的上司设计的一个单机虚拟游戏,娜内特是上司从她本体的DNA复制的虚拟意识。在这个游戏里,上司就是舰长,掌握生杀大权。不自由毋宁死,娜内特选择了反抗,她想摆脱这个死循环的命运。于是她一边色诱舰长,迂回拿到能联系外界的通讯器,一边拿自己在云图像里的艳照,威胁她在现实世界的本体,帮忙做外援。

《天使方舟》(Arkangel)

萨拉的母亲玛丽在萨拉3岁走失之后,选择给她植入“天使方舟”芯片,以达到时刻监视的效果。在萨拉长大后,母亲意识到过度的保护反而造成了萨拉的反叛,但她像吸毒一样上瘾了,通过“天使方舟”干涉女儿的恋情,结果事与愿违。当爱变成恨,维系的亲情只能是一根脆弱的稻草。

《致命鳄鱼》(Crocodile)

15年后,米娅成为了著名建筑设计师,前男友还是混混一个。然而向他们“讨债”的不是魔鬼,而是两人在脑海深处的记忆。当前男友承受不了15年罪恶感的蹂躏,准备自首时,米娅选择灭口来维持现状。当多米诺骨牌被推倒,米娅走上杀死所有知情人的不归路,甚至连婴儿也不放过。然而人算不如天算,在这个拥有“记忆感应器”的时代,获得事故目击者对事故的记忆成为了合法的,个体的隐私在机器取证面前无法遁形。一个微不足道生物的记忆成为了米娅的追命索。

《绞死DJ》(Hang the DJ)

艾米和弗兰克在虚拟空间开始了听从“指引者”安排的计时约会,时间的长短是电脑根据双方的性格、爱好、人脉等数据来调整的。结果一见钟情的两个人只有12小时的时长,两个不怎么对路的人却要相守一年时间。最终还是艾米发现了游戏的规则:这个时长游戏只不过是对男女双方的测试。他们两个进行了1000次测试,其中他们有998次都反叛逃出,所以得出他们的匹配度为99.8%。

《金属头》(Metalhead)

在某个被智能机器狗控制的农场,萧条荒凉,没有生机。贝拉带着两个朋友冒险闯入农场的仓库,开启了这个杀戮游戏。这只智能机器狗的功能强大,可以射击N块追踪芯片追捕猎物,可以红外线扫描热源,机器爪还可以分解出细小的机械手开门开车都不在话下。面对如此强大的对手,贝拉强烈的求生本能,让她与机器狗展开了斗智斗勇的博弈。而最后在意识到即将有更多的机器狗到来之时,贝拉做了一个并不难以想象的选择,就是一个以个体反击机器绞杀。

《暗黑博物馆》(Black Museum)

三个平行悲伤的故事里,因转移意识技术体验到死亡快感而自虐的医生,意识被困于猴子公仔里只能说“猴子爱你或猴子要抱抱”的母亲,为了妻儿的未来生活将自己的意识出售给暗黑博物馆馆长的死刑犯,却在博物馆饱受折磨。

剧集列表
2018/12/28 S4 E 7.1
Bandersnatch

In 1984, a young programmer begins to question reality as he adapts a dark fantasy novel into a video game. A mind-bending tale with multiple endings.

2017/12/29 S4 E6 8.5
黑色博物馆 Black Museum
赶路的时候,尼什的汽车没有了油,他不得不停下来找到一家充电站。这座充电站看起来已经没有用了,充电箱上面布满了灰尘。尼什从车的后备箱拿出了充电器,他连接上充电箱以后就等待着汽车的油加满。充电的过程太过于无聊,尼什就在充电站的附近到处看了起来,很快他就看到不远处有一座博物馆。尼什走了过去,他看到博物馆的门前有一块牌子,上满写着“罗洛·海恩斯的黑色博物馆”。尼什顿时就对这个黑色博物馆来了兴趣,他看了看时间还早,就决定进去参观参观打发时间。就在尼什准备进去的时候,博物馆的大门突然打开了,从里面走出来一个人。来人自称是罗洛·海恩斯,他邀请尼什进去参观。尼什看到博物馆里面黑漆漆的一片,再加上没有其他人,他有些害怕想要打退堂鼓。罗洛·海恩斯向尼什保证有很多的参观者,他让尼什不要害怕。尼什想了想就决定进去参观,他在罗洛·海恩斯的带领下走了进去。原来这座博物馆展示出的东西都与医院的器械有关,尼什越是往里面走就越是觉得有一种莫名的恐惧感。罗洛·海恩斯说他之前是一家研究所里的人员,他的工作就是专门为那些医生提供最先进的治疗机械。第一件展出品是道森医生曾经使用过的情绪治疗器,罗洛·海恩斯给尼什讲起了关于道森的故事。道森苦于无法帮助病人的时候认识了罗洛·海恩斯,他向道森推荐了一款可以随时了解病人状态的芯片,通过这款芯片,道森可以体验到病人的感觉。一开始道森很是高兴能有这样的芯片,但是渐渐地,他就在病人被痛苦折磨的时候产生了快感。以至于后来,道森去折磨那些病人以寻求快感。后来,道森被医院发现了,他被关起来接受检查。接着,罗洛·海恩斯又为尼什介绍了第二件展品,一个玩具猴子。这个猴子是一对夫妻的故事,杰克的妻子在车祸中变成了植物人,为了让凯莉能够回到正常生活中,他们公司通过芯片植入将凯莉的意识植入了杰克的脑中。一开始,杰克和凯莉相处的很是愉快,可是渐渐矛盾就多了起来,尤其是当杰克有了新的女朋友的时候。而这个时候的凯莉已经只剩下意识了,她的身体已经被安乐死,所以除了存在于杰克的脑中,她相当于已经死了。后来,杰克就让罗洛·海恩斯把凯莉的意识转移到了猴子里 ,所以凯莉就是这只猴子。最后一件展品是是一个死囚犯,克莱顿雷。就在罗洛·海恩斯给尼什介绍的时候,他突然觉得自己不能呼吸。原来这都是尼什在搞鬼,她其实是克莱顿雷的女儿,来这里就是为了救人。尼什将倒在地上的罗洛·海恩斯和父亲的意识绑在一起,随后她点燃了炸弹。一辆汽车开车博物馆,而身后的博物馆却在爆炸中贬为废墟。
2017/12/29 S4 E5 6.3
重金属 Metalhead
到处都是荒凉的一片,地球在短短的几年内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这一切还要追溯到金属智能狗的开发。这种金属智能狗的出现导致了人类的灭绝,地球上几乎已经没有多少栖息地能够留给人类了。为了不让人类灭绝,那些幸存下来的人类聚集到一起,他们想要拯救人类。一辆汽车在荒山的公路上行驶,开车的人是贝拉,她和托尼、克拉克冒着生命危险开车出来是为了帮助侄子杰克找一只玩具熊。杰克没有几天的生命了,在死前他无比怀念曾经一起玩耍的玩具熊。贝拉和托尼、克拉克为了满足杰克的这个心愿,他们需要开车穿越重重山林去之前居住的地方拿玩具熊。汽车停在了一座废弃的工厂前面,贝拉一家人曾经就住在这个地方,现在这家工厂已经荒无人烟了。贝拉和托尼、克拉克悄悄地往里面走,他们期待着没有金属智能狗出现。一路上都静悄悄的,只有贝拉和托尼、克拉克走路的声音。到了仓库的二楼,来到工厂的生活区,贝拉在一个小房间的货架上发现了杰克的玩具熊。贝拉让托尼、克拉克在原地等她,她进去拿玩具熊。原本以为可以平安拿到玩具熊,不料贝拉一走进去就去发现货架的下面有一只金属智能狗,那只狗也发现了她。贝拉飞快地把玩具熊拿在手上,她狂奔出去让托尼、克拉克快跑。可是他们的速度哪里比得上金属智能狗呢?金属智能狗追了上来,它射击击中了托尼、克拉克的脸和贝拉的腿,顿时三个人就倒在了地上。贝拉和克拉克相互搀扶着站起来往外面跑,因为他们看到离金属智能狗最近的托尼已经被撕碎了。开车逃跑的时候,克拉克被金属智能狗追上,他也不幸遇难,现在就只有贝拉一个人活了下来。贝拉开车一个劲地往前开,金属智能狗在后面穷追不舍。终于到了一处悬崖边,贝拉不得不跳车,她从车里下来就被金属智能狗抓到。打斗之中,贝拉和金属智能狗一起从悬崖上掉了下去。本以为这样可以摆脱金属智能狗,不料它还是追了上来,贝拉只得拼命往前跑。晚上,贝拉跑到了树上,由于金属智能狗不会爬树,它就等在下面。经过一晚上的时间,金属智能狗的电被消耗了,贝拉趁着天亮太阳还升起来逃走了。逃到一座别墅里,贝拉发现了两具尸体,她忍着腐臭味找到了手枪和子弹。离开别墅之后,贝拉发现金属智能狗又追了上来,她对着它开枪却根本没有用处。就在贝拉逃跑的时候 ,金属智能狗的子弹又射中了她,这意味着会有其他的金属智能狗追过来,因为子弹里面包含着追踪器。绝望之下,贝拉看着眼前的金属智能狗疯狂开枪,可她知道那根本就是无用之功。渐渐地,声音越来越大,贝拉不得不拿出刀自杀,因为她知道外面已经聚集了更多的金属智能狗。
2017/12/29 S4 E4 8.6
反抗芯片 Hang the DJ
随着城市离婚率的增加,越来越多的人无法找到真正的伴侣共度一生。一家公司推出了一款芯片,这款芯片可以帮助那些需要找对象的人迅速匹配到合适的伴侣人选,而且还会根据核实性给出两个人在一起的时间。当两个人匹配成功之后,芯片会为他们制定一个合理的试婚日,好让两个人可以在一定的时间里适应彼此。单身的艾米一直找不到合适的对象,于是她加入了这计划中,成为一名测试员。同样加入到这个计划的有很多人,芯片都为他么匹配到了合适的伴侣。这一天,艾米匹配到了一名叫做弗兰克的男生,他们两个一见面有很投缘,但是芯片推算出他们是有12个小时的婚姻有效期。艾米和弗兰克有隐隐约约有些失望,因为他们刚想了解对方的时候就快没有时间了。于是艾米和弗兰克决定去一家酒店度过最后的几个小时,虽然艾米已经做好了准备成为弗兰克的女人,但是弗兰克似乎很是害羞,他抱着艾米躺下却什么也没有做。第二天,有效期一过,艾米和弗兰克不得不分开。芯片又为他们俩重新匹配了对象,但这次的对象他们两个人都不太满意。艾米的对象兰尼是一个体贴的男人,但是跟他在一起后,她时常觉得兰尼只是爱她的身体。弗兰克的伴侣是一个挑剔的叫妮可的女人,无论他做了什么事都会被她骂。就这样,艾米和弗兰克各自忍受着彼此的伴侣度过了几个月,直到在一次聚会上,他们又重聚了。聚会上,艾米和弗兰克又找回了当初心动的感觉,可是聚会一结束,他们必须分开,因为芯片制定的规则必须遵守。艾米和兰尼的婚姻时期结束后,她又匹配了几个不同的伴侣。弗兰克和尼克结束后,他也重新遇到了一些对象。一年的时间过去了,艾米和弗兰克在其中又换了伴侣,直到芯片将他们重新匹配在一起。两个人在一起后过上了幸福的生活,可弗兰克却十分害怕这种幸福会被夺走。于是,弗兰克偷偷瞒着艾米去重新推算两个人在一起的时间,系统显示这一次两个人的婚姻时期是五年。原本弗兰克以为可以和艾米在一起生活五年,不料芯片察觉到弗兰克的意图后以为他不喜欢艾米,所以就将婚姻的有效期从五年降为了二十个小时。等到艾米察觉的时候,他们的婚姻有效期又只有几个小时了。这一次,艾米十分愤怒,她质问弗兰克为什么要这么做。弗兰克解释他只是太爱艾米了,所以才会去推算时间。艾米也爱着弗兰克,她不愿意再次匹配到其他人。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之后,艾米和弗兰克决定反抗芯片和城市的系统,他们从城市的高墙爬了出去。等到艾米和弗兰克出去以后,他们才知道原来早就有人反抗过芯片,那些反抗的情侣全部获得了幸福。
2017/12/29 S4 E3 7.1
鳄鱼 Crocodile
清晨,刚参加完派对的罗伯和米亚开车回家,通宵的饮酒和吸毒使得他们昏昏沉沉,车子就在山路上歪歪倒倒的行驶着。米亚倒在靠垫上和罗伯说话,他们正在回味昨晚派对的时候,车子的挡风玻璃上却迎面撞上了一辆自行车。汽车被迫停了下来,罗伯和米亚赶紧下车去查看情况,他们看到一个年轻的男人被撞死在汽车下面,而且自行车已经撞变形了。看到这一幕的米亚尖叫了起来,她慌乱地问罗伯该怎么办。罗伯虽然很是手足无措,但是他强迫自己冷静了下来,他说如果让别人知道这件事的话,他肯定会坐牢。米亚盯着罗伯问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罗伯求米亚帮他保守秘密,他不想坐牢。米亚明白了罗伯的意思,她想了一会儿就决定帮他保守秘密。罗伯和米亚一起把撞死的年轻男人和自行车丢进了山下的冰湖里,她们希望这样做就没人能发现。一晃十五年过去了,米亚成为了一名优秀的建筑师,她不仅事业有成还用一个幸福的家庭。这天晚上结束一场宴会之后,米亚瞒着丈夫去了一家酒店,原来她是要去见罗伯。米亚和罗伯自从分手之后就没有联系,直到三年前的重逢才又联系了起来。米亚问罗伯找她到底有什么是,罗伯就把一张报纸递给了米亚。她接过去看到了报纸上的寻人启事,原来当年他们扔进湖里的男人的妻子一直在在找他。罗伯愧疚地说他不想再隐瞒下去了,他决定向警察局自首。米亚一听就吓得不行,因为只要罗伯自首肯定也会牵连到她,她不能准许那样的事发生。一旦当年的事情败露,米亚就会立刻失去事业和家庭,她和罗伯大吵了起来。吵架的过程中,罗伯和米亚动了手,可他的身体经过常年的酗酒已经虚弱不堪,米亚轻易地就把他按在了地上。米亚已经听不进去任何话了,她只想到要让罗伯闭嘴保守秘密,所以她竟活活掐死了他。等到米亚发现罗伯断了气,她像十五年前一样把他的尸体扔到了一座正在修建的工地的井里。虽然之后米亚极力想要隐瞒这件事,但她还是被一名汽车保险调查员沙启亚发现了端倪。因为早在之前米亚就通过沙启亚在头脑里植入了一款芯片,利用芯片沙启亚可以知道米亚汽车的使用情况。米亚不知道这款芯片还能监控她大脑里的想法,所以当沙启亚无意中启动了芯片的记忆提取功能后,米亚杀人的事就被她知道了。另一边,米亚也察觉到了沙启亚的敏感,尤其当她知道芯片的其他作用时。为了不让事情败露,米亚竟然跑到沙启亚家里杀人,沙启亚的老公和孩子都没有幸免于难。本来米亚以为事情就可以这样结束了,可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警察们发现沙启亚一家的惨案后立刻展开调查,他们通过指纹找到了杀人者米亚。米亚在学校里参加孩子的庆典,警察们突然从天而降将她逮捕归案。
2017/12/29 S4 E2 7.4
方舟计划 Arkangel
玛丽在经历一次丢失女儿的时间后决定加入一家名为天使公司推出的诺亚方舟保护计划,这项计划为投保者提供保护子女的方案。天使公司制作的这项计划就是在儿童的头脑里植入一款生物芯片,这块芯片可以和电脑上的一款软件联系在一起,通过芯片,儿童的定位和健康状态都可以随时掌握。玛丽觉得有了这项计划以后就能确保女儿沙拉以后不会再丢失,而且还能知道沙拉的身体状况和心理状况,她觉得这项计划十分有益。和天使公司的人签订协约以后,玛丽就带着工作人员回到了家里。沙拉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她丝毫没有察觉到工作人员把一个几乎看不见的小芯片植入了她的头脑中。等到芯片植入进去之后,工作人员在电脑上为玛丽展示这款芯片的作用。沙拉看电视引起的情绪波动在电脑上清楚的反应出来,就连后续的变化也能清晰看见。玛丽对这项计划越来越满意了,她连忙感谢工作人员的帮忙。不久之后,玛丽的爸爸在家里犯了心脏病,幸好玛丽通过沙拉的芯片知道了这件事,她连忙回家打了救护车把爸爸送到医院。虽然玛丽的爸爸到了医院后还是去世了,但是她觉得这款芯片是越来越好用了,所以她丝毫没有察觉到一些正在发生的改变。上学以后的沙拉还是很封闭,因为芯片的原因让她看不见一些血腥的画面。可是沙拉对同学们说的那些血腥画面很是向往,她甚至用刀片来伤害自己以看到流血的样子。沙拉用刀片割破了手臂,但是她还是没有看见流血,因为她的眼前是模糊一片的世界。玛丽回家后发现了沙拉的自残行为,她以为沙拉有病就带着沙拉去看心理医生。心理医生认为芯片已经阻碍了沙拉的成长,他建议玛丽为了沙拉的健康着想把芯片取出来。玛丽听从心理医生的建议把芯片取了出来,沙拉终于能够真实的了解这个世界了。虽然一开始沙拉对周围的东西很是害怕,但是她一天天适应了下来。看到沙拉变得开朗,玛丽不禁开始怀疑到底当初植入芯片一事是对还是错了。玛丽再次去了天使公司,她跟工作人员沟通后决定还是保留芯片,但是不启动芯片。几年过去了,沙拉交了男朋友,但是她背着玛丽和男朋友约会一事被玛丽发现了。玛丽大发雷霆,为了知道沙拉的动向,她又启动了那块芯片。通过芯片,玛丽看到沙拉不仅在男朋友的教唆下吸毒,她还要跟他一起上床做不好的事。玛丽觉得不能这样忍受下去,她拿着所谓的证据去找校长。沙拉被迫跟男朋友分了手,这让她痛苦不已。回到家以后,沙拉无意中发现玛丽用电脑监视她的事,她也知道了头脑里有芯片的事。沙拉大怒之下拿着电脑去砸玛丽的头,因为芯片又被启动,她根本看不到血腥,所以她将自己的母亲打得满头是血。沙拉无意中关掉了电脑里芯片的功能,她看到地板上满脸是血的玛丽吓坏了,尖叫着跑走了。等到玛丽醒来,沙拉已经不见了。
2017/12/29 S4 E1 8.1
卡利斯特号 USS Callister

戴利是一家科技公司的首席技术官,他和老朋友沃顿创建了卡利斯特公司,开发出虚拟现实游戏《无限轮回》。只需在太阳穴贴上一枚芯片,就能摆脱现实世界,身临其境的在虚拟宇宙星球中探索,因而大受欢迎。

只是戴利生性懦弱,被沃顿当成了摇钱树,公司里其他员工更是没把他放在眼里。他没什么朋友,最大的兴趣就是收集老电视剧《太空舰队》的周边。这部多年前的科幻片中包含了很多前瞻性的设计,让戴利很痴迷。这家公司的名字就是来自于这部剧中的太空船,《无限轮回》也是以该剧为蓝本打造出来的。

戴利每天在自己的公司里被人无视,直到来了一名程序员娜内特。娜内特对《无限轮回》中的程序算法非常崇拜,特意辞了前一份工作,慕名加入戴利的卡利斯特公司。第一次受到异性的崇敬让戴利有些手足无措,心中对娜内特暗生好感,便产生了一个变态的念头。

娜内特猛然发现自己在一架太空船中醒来,透过舷窗能看到外面茫茫的宇宙。她惊慌失措的跑来跑去,无意中跑进舰桥发现并非只有自己一个人。这架飞船就是卡利斯特号,是戴利在家中私设服务器建立起来的私人订制版《无限轮回》。

在这里,戴利拥有最高控制权。其他人都是戴利从现实生活中获得了DNA,通过生物技术复制到游戏中的DNA电子副本。与现实生活中的人物相反,他们在飞船上要接受戴利舰长的指挥,并无限赞美舰长的英明、睿智。为了生活中的一点小事就把人复制到游戏中虐待,娜内特接受不了这么变态的事。她跑出舰桥想找到出路,却发现自己全身发出金光。金光消失后,她回到了舰桥的传送器上,戴利正笑呵呵的看着她。娜内特还不知道戴利的厉害,不愿像其他人一样配合戴利玩这么无聊的游戏。在戴利的游戏里,戴利能任意改变所有事。

对于不听从指挥的娜内特,戴利只要一个响指就能让她失去五官。娜内特会永远活在窒息的痛苦之中,却又无法死亡,真是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娜内特恭顺的成为飞船上的一员。这一次,大家要陪着戴利到某星球上与大反派瓦尔达克作战。瓦尔达克派出的外星大甲虫张牙舞爪的冲了过来,正要应战时,戴利手中的通讯器响了起来。订的披萨送来了,戴利暂停游戏,回到现实中去开门。娜内特奇怪的看到,戴利一动不动的看着通讯器,其他人原地休息,连大甲虫都收起了爪子。听到沃顿跟大甲虫打招呼,居然是市场部的吉莉安,因不肯配合被戴利变成了恶心的外星甲虫。等戴利吃饱喝足回到游戏,大家又摆出他离开前的架势,演完这出舰长必胜的闹剧。就在沃顿无聊的撞头玩时,娜内特盘算着如果摆脱眼前的困境。

再聪明的程序员也会有漏洞,娜内特坚信这一点。经过一晚上的努力,终于通过飞船上的电脑联到了游戏的前台界面。界面上有邀请朋友加入功能,这是目前能找到的,唯一能与外界联系的方法。邀请内容须在140个字符以内,娜内特尽量简要的说明了情况,把电子邀请发到了现实娜内特的手机上。问题是现实中的娜内特并不清楚情况,以为是戴利发送的游戏邀请。在询问了戴利后,只当是垃圾邮件,没放在心上。这可害苦了飞船上的人,洛瑞因为替娜内特求情,被变成了外星甲虫。娜内特脸上惊恐的表情,让戴利获得了满足。绝望的娜内特依在舷窗上流泪望着无尽的宇宙,害怕自己永远被困在这座飞船上。突然远处闪出一个虫洞,以她的经验,那是游戏更新补丁接口的表现方式。跟测试员杜达尼确认后,确定那是圣诞平安夜的升级补丁。看着这个难得的,能与外界联系的途径,娜内特有了想法。将飞船驾进虫洞就会撞上防火墙,防火墙会删除所有不合法程序,包括非法创建的电子人在内。与其永生受苦,不如以死解脱。可事情并没那么简单。等到戴利再次上线时,娜内特变得亲切可人,还主动要求单独与舰长外出执行任务。这次的任务是搜索一架坠毁的小型飞船,经过湖泊时,娜内特脱去制服下水勾引舰长戴利。从没与异性打过交道的戴利哪受得了诱惑,也脱下制服,将手中的通讯器放在制服上就下了水。飞船上的杜达尼立刻将通讯器传回飞船,利用通讯器的外接功能联上现实中的互联网,将娜内特云账号里的几张艳照下载了下来,发出一封威胁信后,赶紧把通讯器传了回去。

平安夜正在公司加班,检查升级补丁运行情况的娜内特收到自己的艳照大为吃惊,为了不让艳照外泄,只得按照“黑客”的要求偷偷潜入戴利家的阳台。她先用电话订了份披萨送来,趁着戴利离开游戏到门口查看时,进入卧室拿走冰箱里的所有DNA检材,还顺手偷换了戴利放在桌上的游戏芯片。

游戏中的娜内特也在戴利暂停游戏的时间传送回飞船,随后开足马力向虫洞飞去。只是假芯片并没有拖延多长时间,戴利更换备用芯片,发现娜内特没了踪影,便知道其中有鬼。他只用几秒钟就修复完毕,驾着飞船追赶卡利斯特号。卡利斯特号里的娜内特等人冲进虫洞,欢呼着迎接着死亡。可他们安然无事,连伊莉娜的蓝皮肤也恢复正常。看来是防火墙删除了戴利自制的流氓程序,保留下符合要求的程序。

他们可以与现实中其他玩友对话交流。而戴利的特权程序被删除,永世漂荡在漆黑的宇宙中,得到了他应有的报应。

当前季
S4
2017-12-29

该剧用六个独立的小故事,来讲述人性在科技的发展中,是如何被利用、破坏、或者被重构的故事。


《卡利斯特号》(USS Callister)

娜内特从太空舱里醒来,发现被困在一个“无限轮回”的宇宙冒险游戏里,而这一切都是那个有社交障碍症的上司设计的一个单机虚拟游戏,娜内特是上司从她本体的DNA复制的虚拟意识。在这个游戏里,上司就是舰长,掌握生杀大权。不自由毋宁死,娜内特选择了反抗,她想摆脱这个死循环的命运。于是她一边色诱舰长,迂回拿到能联系外界的通讯器,一边拿自己在云图像里的艳照,威胁她在现实世界的本体,帮忙做外援。

《天使方舟》(Arkangel)

萨拉的母亲玛丽在萨拉3岁走失之后,选择给她植入“天使方舟”芯片,以达到时刻监视的效果。在萨拉长大后,母亲意识到过度的保护反而造成了萨拉的反叛,但她像吸毒一样上瘾了,通过“天使方舟”干涉女儿的恋情,结果事与愿违。当爱变成恨,维系的亲情只能是一根脆弱的稻草。

《致命鳄鱼》(Crocodile)

15年后,米娅成为了著名建筑设计师,前男友还是混混一个。然而向他们“讨债”的不是魔鬼,而是两人在脑海深处的记忆。当前男友承受不了15年罪恶感的蹂躏,准备自首时,米娅选择灭口来维持现状。当多米诺骨牌被推倒,米娅走上杀死所有知情人的不归路,甚至连婴儿也不放过。然而人算不如天算,在这个拥有“记忆感应器”的时代,获得事故目击者对事故的记忆成为了合法的,个体的隐私在机器取证面前无法遁形。一个微不足道生物的记忆成为了米娅的追命索。

《绞死DJ》(Hang the DJ)

艾米和弗兰克在虚拟空间开始了听从“指引者”安排的计时约会,时间的长短是电脑根据双方的性格、爱好、人脉等数据来调整的。结果一见钟情的两个人只有12小时的时长,两个不怎么对路的人却要相守一年时间。最终还是艾米发现了游戏的规则:这个时长游戏只不过是对男女双方的测试。他们两个进行了1000次测试,其中他们有998次都反叛逃出,所以得出他们的匹配度为99.8%。

《金属头》(Metalhead)

在某个被智能机器狗控制的农场,萧条荒凉,没有生机。贝拉带着两个朋友冒险闯入农场的仓库,开启了这个杀戮游戏。这只智能机器狗的功能强大,可以射击N块追踪芯片追捕猎物,可以红外线扫描热源,机器爪还可以分解出细小的机械手开门开车都不在话下。面对如此强大的对手,贝拉强烈的求生本能,让她与机器狗展开了斗智斗勇的博弈。而最后在意识到即将有更多的机器狗到来之时,贝拉做了一个并不难以想象的选择,就是一个以个体反击机器绞杀。

《暗黑博物馆》(Black Museum)

三个平行悲伤的故事里,因转移意识技术体验到死亡快感而自虐的医生,意识被困于猴子公仔里只能说“猴子爱你或猴子要抱抱”的母亲,为了妻儿的未来生活将自己的意识出售给暗黑博物馆馆长的死刑犯,却在博物馆饱受折磨。

共6季
S6 Season 6
未开播
S5
2019-06-05

该剧依旧延续剧集的暗黑讽刺风格,将多个全新的故事剪辑在一起,以颇具科幻感的未来世界,讲述极具现实感的故事。

S4
2017-12-29

该剧用六个独立的小故事,来讲述人性在科技的发展中,是如何被利用、破坏、或者被重构的故事。


《卡利斯特号》(USS Callister)

娜内特从太空舱里醒来,发现被困在一个“无限轮回”的宇宙冒险游戏里,而这一切都是那个有社交障碍症的上司设计的一个单机虚拟游戏,娜内特是上司从她本体的DNA复制的虚拟意识。在这个游戏里,上司就是舰长,掌握生杀大权。不自由毋宁死,娜内特选择了反抗,她想摆脱这个死循环的命运。于是她一边色诱舰长,迂回拿到能联系外界的通讯器,一边拿自己在云图像里的艳照,威胁她在现实世界的本体,帮忙做外援。

《天使方舟》(Arkangel)

萨拉的母亲玛丽在萨拉3岁走失之后,选择给她植入“天使方舟”芯片,以达到时刻监视的效果。在萨拉长大后,母亲意识到过度的保护反而造成了萨拉的反叛,但她像吸毒一样上瘾了,通过“天使方舟”干涉女儿的恋情,结果事与愿违。当爱变成恨,维系的亲情只能是一根脆弱的稻草。

《致命鳄鱼》(Crocodile)

15年后,米娅成为了著名建筑设计师,前男友还是混混一个。然而向他们“讨债”的不是魔鬼,而是两人在脑海深处的记忆。当前男友承受不了15年罪恶感的蹂躏,准备自首时,米娅选择灭口来维持现状。当多米诺骨牌被推倒,米娅走上杀死所有知情人的不归路,甚至连婴儿也不放过。然而人算不如天算,在这个拥有“记忆感应器”的时代,获得事故目击者对事故的记忆成为了合法的,个体的隐私在机器取证面前无法遁形。一个微不足道生物的记忆成为了米娅的追命索。

《绞死DJ》(Hang the DJ)

艾米和弗兰克在虚拟空间开始了听从“指引者”安排的计时约会,时间的长短是电脑根据双方的性格、爱好、人脉等数据来调整的。结果一见钟情的两个人只有12小时的时长,两个不怎么对路的人却要相守一年时间。最终还是艾米发现了游戏的规则:这个时长游戏只不过是对男女双方的测试。他们两个进行了1000次测试,其中他们有998次都反叛逃出,所以得出他们的匹配度为99.8%。

《金属头》(Metalhead)

在某个被智能机器狗控制的农场,萧条荒凉,没有生机。贝拉带着两个朋友冒险闯入农场的仓库,开启了这个杀戮游戏。这只智能机器狗的功能强大,可以射击N块追踪芯片追捕猎物,可以红外线扫描热源,机器爪还可以分解出细小的机械手开门开车都不在话下。面对如此强大的对手,贝拉强烈的求生本能,让她与机器狗展开了斗智斗勇的博弈。而最后在意识到即将有更多的机器狗到来之时,贝拉做了一个并不难以想象的选择,就是一个以个体反击机器绞杀。

《暗黑博物馆》(Black Museum)

三个平行悲伤的故事里,因转移意识技术体验到死亡快感而自虐的医生,意识被困于猴子公仔里只能说“猴子爱你或猴子要抱抱”的母亲,为了妻儿的未来生活将自己的意识出售给暗黑博物馆馆长的死刑犯,却在博物馆饱受折磨。

S3
2016-10-21

《急转直下》:社交评分系统主导了人们的生活。获得高评分,例如 4.8 分的人受人尊重;而低评分,例如 3.2 分的人则被众人排挤。女主角为了搬到心仪的公寓,需要短时间获得更多“点赞”……

《游戏测试》:男主角应聘某游戏测试员,进入了一个VR 升级版的恐怖生存游戏中。电脑所制造的恐怖,全部来自你自己的记忆。

《闭嘴跳舞》:男主的电脑摄像头被黑客入侵,一个神秘组织以此要挟他。

《圣朱尼佩罗》:圣朱尼佩罗是一座“城市”。

《人与武器的对抗》:士兵在体内植入“感知封闭系统”来增强作战能力。

《为国所恨》:一系列谋杀案发生了,警察发现凶手的灵感来自一系列推特的标签。随着调查的深入,女主角发现事情远没有那么简单。

S2
2013-02-11

《黑镜第二季》由3个故事组成,向观众展现了一个残酷而又现实的未来世界。

《马上回来》:一次车祸夺走了玛莎海莉·阿特维尔饰)的男友艾什多姆纳尔·格利森饰)的生命。在朋友的推荐下,玛莎利用艾什在社交网络上留下的信息塑造了一个具有人工智能的假艾什。刚开始玛莎只能通过手机听到合成的艾什的声音,不久之后,那个声音告诉玛莎,有一个方法可以让艾什“真正”的回到她的身边。

《白熊》:托尼(勒诺拉·克里奇洛饰)从昏迷中醒来,发现自己在一间陌生的房间里并且失去了记忆。在她昏迷的这段时间中,世界显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街道上充斥着无情的看客,而她竟然成为了杀人狂追杀的猎物。

《沃尔多一刻》:沃尔多是一只虚拟的蓝熊,出现在深夜的喜剧节目中,而站在它背后的,是配音演员杰米(丹尼尔·里格比饰)。沃尔多极高的人气让节目组产生了以它的形象参加国会竞选,而杰米发现自己逐渐变成了被操控的傀儡。

S1
2011-12-04

《黑镜第一季》是一部3集的迷你剧,每集都是一个独立的故事,不同的演员、不同的故事背景、甚至是不同的现实社会,但都围绕当今的生活展开。

在过去10年间,科技就已经改变了生活中的方方面面,每个家庭、每张桌子、每个手掌之间都有一个屏幕、一个监视器、一部智能手机都是一面反映时下现实的黑镜子。

人们膜拜谷歌和苹果、Facebook等,认为它们比父母更了解自己。人们能够访问全球所有的资讯,但脑子里却装不下超过140字的微博。